1(1 / 2)

东京,凌晨十二点

诅咒师聚集的某地下场所

“听说了吗”

“什么”

“那个恶魔回来了。”

有人压低嗓音说道。

话音一落,原本喧闹的场所瞬间一片死寂,齐刷刷转头看向那出声的男子。

“你从哪里得知的消息”

“前几天”说起这件事,男子打了个颤抖,“我常去的那地方被人炸了,死了几个诅咒师。”

除了那恶魔,还会有谁这么嚣张

“会不会是五条悟那家伙”

“不,五条悟那家伙此时应该在北海道忙得分身乏术。”

“会不会是其他人”

“她不是在十年前就离开咒术界了吗可能死了也说不定”

“不,我没搞错。”男子再次出声,“这是我老师说的。”

而现在,他老师早已不知躲到哪个世界角落里,找都找不到他了。

“她是谁这么嚣张”

“确实是嚣张。”

“”

在咒术界这么嚣张,还没被干掉的家伙,五个手指头都能数得出来。

除了五条悟和夏油杰,她也是其中一个。

“”

众人沉默。

“她会不会找到这里来”有人颤颤惊惊提出疑问。

“”

“不会吧,这地方这么隐蔽,就算是五条悟”也未必能找到。

这话还没说完,沉重的木门突然被人推开,紧接着,有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晚上好,看来大家都在这里呀。”

清脆悦耳的嗓音响起,落在他们的耳中,却仿佛是来自地狱的催命曲。

淡黄灯光笼罩在来人身上,只隐约看到她那张带着幼嫩又精致的脸庞,微微弯起的唇角,莫名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错觉。

“”

看到那张脸,众人下意识吞了口唾沫,连呼吸都放轻了几分,心跳却在疯狂加速,细胞疯狂叫嚣着危险逃跑

没有人会忘记这一张曾经轰动整个咒术界的脸。

要说诅咒师也不是什么好人,坏事做尽,但根本无法和这疯子比。

她一疯起来,可是连伙伴都能干掉的疯子

也有人茫然的看着这一位年轻得过分的女子,不,应该称呼她为女孩更为妥当。

“哎呀,看来大家都还记得我。”女孩笑得更开心,眉眼弯弯,“我在意大利待了十年,以为大家都把我给忘了。”

空气瞬间弥漫着一股肃杀之气。

她走进来,环视周围一圈后,来到吧台坐下。

“请给我一杯蓝色玛格丽特。”

调酒师愣了下,连忙应了声,动作瞬速的调酒,没一会,一杯梦幻蓝色的鸡尾酒出现在桌上。

“谢谢。”

她喝了一口鸡尾酒,也不说话。

“”

众人额头冒冷汗,你看我,我看你。

“您、您有什么事吗”有人鼓起勇气问道。

她掀眸,看向这开口说话的男人,忽然笑了笑“我刚回来,对这咒术界陌生得很,谁来和我说说最近的趣事”

“”

人群里突然有人小小声说了句“五条悟”

女孩转头看过去,瞬速锁定开口说话之人,她单手撑着下巴,“我对五条悟没兴趣。”

空气静了一下,那人又不怕死继续开口“是没有兴趣还是你打不过”

这话一出,老家伙们纷纷夺门而出,只留下年轻的诅咒师一脸懵逼的面面相窥。

这这怎么都跑了啊

“唔未打过,我不知道结果。”女孩认真思考这个问题,倏地笑了声,“但是嘛,我肯定能干掉你。”

话音一落,那人只觉一股寒意从脚底板直冲脑门,浑身汗毛都炸了起来,多年职业生涯锻炼出的直觉让他感觉不妙,近乎本能的往旁边一闪。

最新小说: 他才不是万兽嫌[穿越] 夏歇 猫想报仇真难 逐澳游戏 成为科举文男主嫡母后 替身男配只想赚钱 等你转校很久了 龙凤猪旅行团 病美人嫁给穿书同乡后 机器人能有什么坏心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