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成全你(1 / 2)

南曲班子的后院。

薛棠先查看了秦明书住过的屋子,然后让人去叫秦明书的小厮。

小厮在外面找人,没那么快回来,等待的时候,她坐在那里,神色淡淡,姿态优雅的品着茶,同时再次打量起奢华的屋子。

看着这个住所,就知道秦明书在外面混得不赖,至少南曲班子是供着他的。

她对秦明书唱戏的事并不排斥,大靖管他们这样的职业叫戏子,但是在历史长河中有很长的一段时期,也管这种职业叫演员。

有不知亡国恨的商女,也有凭借自身演技传递正能量、促进文化交流的国家级演员。

可见,职业没有贵贱,重要的要看那些人,看他们是不是在其位谋其政,是不是把他们的职业用在了正途。

一旁的李班主着急上火,嘴上都起了两个燎泡。

这要是他把人给弄丢了,有个万一,秦眀渊回来还不活剐了他。

京城很多人都传秦眀渊回不来了,但是他有一种直觉,秦眀渊不仅能回来,还是风风光光的凯旋而归,毕竟之前秦眀渊也曾多次失踪,最后不都是出其不意的出现在京城。

越是这样想,他越着急。

看见薛棠这做派,他更着急。

他突然觉得自己找错了人。

传闻这位从来不管秦家的事,这次来恐怕只是装装样子走过场的。

是他病急乱投医,信了薛棠能搞定段家的那种流言,以为这女人开始有担当了。结果人来了就在这浪费时间,要是耽误的时间久了,秦家二公子出了事,到时候陪着下葬的一定是他们这些没地位的南曲班子的人啊

李班主胆战心惊的时候,小厮匆匆赶到。

“夫人,小的就是追光,一直跟着二公子的。”十几岁的小厮,身上的衣服脏兮兮的,一脸憔悴,顶着黑眼圈,进屋后直接跪在薛棠面前,脸色煞白。

他怕的要死,知道薛棠找他差点吓尿了,公子失踪怪下人没看好的案例比比皆是,他真的怕自己被当成替罪羊,被扒了皮。

薛棠放下茶杯,直奔主题,问道“追光,明书失踪的前几天有什么反常没”

她没让人起来,因为追光抖的厉害,起来也站不住,这个朝代的礼节是不准许追光跟她平起平坐的,索性不如让他瘫在地上舒服些。

追光并不知道薛棠的想法,听见毫无温度的声音,抖得更加厉害了,他用力回想,然后回道“二公子之前也经常出去,只不过都是去了青楼或者酒楼,也骑马出过城练习马术,但都会带上小的,这次的戏二公子不情愿唱,但因为是去皇宫除夕宫宴上表演,怕李班主弄不好演砸了,公子不想李班主为难不得不答应了,所以唱的不高兴,失踪的那天,小的以为二公子又是出去寻乐子的,就带着人去找了他经常去的地方,没找见,然后才通知了李班主,又怕,又怕虚惊一场贸然打扰了夫人,这才没及时通知夫人。”

薛棠知道追光吓坏了,也不急,指着床上放着的一捆绳子,开口引导他往自己想要的思路上说,“嗯,我了解了,那他失踪的时候还有什么不太对的言行吗比如为什么会买这样粗的麻绳,他的衣柜里又为何会有那么多新买的短打,还有桌上那些奇奇怪怪真假难辨的武功秘籍你把他失踪前一天的一举一动都细细说给我。”

担心他说漏了,薛棠又吩咐秦陆,“秦陆,你拿着纸笔记录,然后把记下的内容跟追光过几遍,要确保没有遗漏。”

李班主坐立不安,见薛棠还是不急不躁的,他不由开口提议,“夫人,要不报官吧”

薛棠淡淡看了他一眼,“你不是说考虑到秦家目前的状态不敢声张吗”

“是,我把戏班子里的人都关在这里,只准进不准出,派出去的都是我的心腹,就怕走漏了风声,但是”他想说,但是你这样的风格让他心里更没底,还不如找京兆府。

薛棠抬手打断他,“再等两个时辰,如果入夜还找不到,再报官。”

确定了秦明书是在昨天凌晨离开,走的时候还带了一本书和一捆绳子,薛棠站起身,吩咐秦陆,“带上追光和秦明书的爱马,现在就跟我走。”

几人有片刻的愣神,但秦陆还是按照安排照做了。

李班主也要跟着,薛棠却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说道“李班主留下,天黑后如果还未收到我的消息,你便去报官。”

队伍一路往城外而去。

秦陆忍不住问道“如果夫人想调更多的人,我这就派人回去通知秦管家。”

薛棠“不必。”

不必

天黑之后,京郊可不一定太平。

秦陆听着马车里清冷的声音,攥紧了缰绳,决定冒险再听薛棠一次。

追光骑着秦明书的千里驹,按照薛棠说的办法让千里驹引路。

他简直怀疑人生,听过用猎犬寻人的,这还是第一次用马寻人。真能行

很快,京城就都知道秦明书失踪了。

最新小说: 当九零后做了婆婆[年代] 请出示营业执照[娱乐圈] 我在无人处爱你 抢走男配后白月光后悔了[快穿] 当我成为退婚流女配后[快穿] 救命,和超禁欲剑修互换身体了 原来我是鲛人 男主怀了我的崽 谁抢了我的恋爱脑剧本 我跟我老公不太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