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见司危(1 / 3)

司危上次见慕显,还是三年前,那时候慕显少年意气风发,身上有种谁也不服的劲儿,很像战场上的秦眀渊。

而这次,慕显竟然跟秦陆一起站在雅间门外窃窃私语,还抹着额头上的汗,一副受了极大惊吓的样子。

司危蹙了蹙眉。慕显急成这样,看来秦眀渊这次的失踪,对秦家的生意影响很大。

同时,他也开始怀疑,是不是秦眀渊常年不在家,秦家的这些人开始懈怠了。

他哪里知道,慕显是刚刚跟秦陆确认了薛棠打了段景辰一拳,刚从他胡思乱想的惊吓中回过神。

慕显现在特别怪秦管家,就是秦管家怕暴露了他的身份才不让他现在去秦家的,还说他这根最后的稻草要藏起来救命。

可是,藏有用

将军失踪后,两家皇商早就蠢蠢欲动,甚至一些世家大族都开始盯上了秦家的生意,开始蚕食,到时候真的撑不下去,他还不是要站出来,走到台前,替将军抗下所有生意上的麻烦。

雅间的门开着,走到门口,司危只是淡淡瞥了一眼,便转而看向慕显和秦陆。

慕显知道,这位多半是没认出来薛棠。

他躬身行礼,然后低声道“里面的就是秦夫人。”

司危神色微僵。

换人了

可是,秦眀渊没说他休妻另娶啊

司芳云也只是说薛棠性子变了,没说秦眀渊又娶了个平妻啊

薛棠听见门外的脚步声,缓缓抬起头,眸光朝着门口的来人打量过去。

男人而立的年纪,一身墨色的广袖长衫,玉冠束发,身形笔挺,儒雅俊朗。

年轻的宰辅之才,身上的气质自然是出众的。

而且这位跟秦明渊,一文一武,被人称作大靖朝堂的双璧。

“见过司首辅。”薛棠站起身,微微欠了欠身。

司危比秦眀渊大两岁,他们二人私下以兄弟相称,按照大靖的礼节,她也应该叫司危一声大哥,所以不管司危如何看待她,她都会礼数周全,不会叫人拿捏了短处。

到底是见过世面的,司危也就惊讶了一瞬,随即就恢复如常了。

“我那侄女呢不是说这里的新菜味道不错,叫我来尝尝。”司危问。

薛棠“已经回去了,我还叫她给司家老太君带了点薄礼,难道她没去司家”

司危没接薛棠的话,而是道“刚好遇见,我便跟弟妹询问几句贤弟的事。”

说话间,司危已经走进了雅间。

秦陆看不懂太多,但是他能看出,夫人这次的开场没有占上风。

慕显看得很明白。司危已经见到了把事情办砸了的司芳云,而薛棠也事先送了礼物做好了铺垫,所以,二人的开场诡异的顺利。

他们哪里知道,现在司芳云正坐在司家的马车上,拍着心口,大口大口喘着气。

她回家发现小叔叔不在,随从说司危下了早朝会在六部巡查,然后直接去东街,于是她就又匆匆跑去六部拦人,没拦到,最后跑来饕餮楼门口才堪堪的堵住了人。

女护卫抱着剑,站在车边,脑海里只有三个字送给自家主子自作孽

而薛仁义夫妇,在看见司危的那一刻,就赶紧夹起尾巴,灰溜溜的跑了。不能在这位面前露出一点马脚,这位他们惹不起。

司危、薛棠、慕显、秦陆,四人很快围着一个小桌子坐下。

秋蝶按照薛棠的吩咐,上了果茶,然后便退到了门外,静静的守在门口。

屋内很快安静下来。

司危看了看薛棠,见她气质简直天翻地覆,而且神色淡淡的,便信了司芳云说的那些夸赞薛棠的话,也信了司芳云不是被人蒙蔽了或者耍了。

他不多耽误,直奔主题,“司家的暗卫从北境传回来消息,北境的疫情已经控制住,他们没有找到秦骁,但是找到了一些线索,他应该是私自潜入了鞑靼。”

“多谢司首辅。”慕显淡淡道谢,神色没什么明显的变化。

最新小说: 当九零后做了婆婆[年代] 请出示营业执照[娱乐圈] 我在无人处爱你 抢走男配后白月光后悔了[快穿] 当我成为退婚流女配后[快穿] 救命,和超禁欲剑修互换身体了 原来我是鲛人 男主怀了我的崽 谁抢了我的恋爱脑剧本 我跟我老公不太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