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北朝帝业 > 0012 叛士犹恨

0012 叛士犹恨(1 / 2)

当两人再返回中堂时,仆人们已经准备好了酒食。偌大厅堂里只摆了两张餐桌座席,其他部曲皆在廊前列队。

“尔等自去用餐,酒食尽兴,不要扰我叔侄聚话”

高仲密站在堂前摆摆手,然后便拉着李泰走进堂中。廊外部曲们各自散入侧厅坐定,只有几名传菜布餐的婢女跟随入内。

两人分席坐定,望着有些空旷的厅堂,高仲密又叹息道“往年起居行止,扈从者多。如今能相对进食者,唯我与阿磐而已”

李泰闻言后便略作回想,高仲密这么说还真不是吹牛。

李泰自己有十几名家兵部曲一路追随,看起来已经很气派,但跟高仲密相比,则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高仲密前往北豫州虎牢上任时,所率领的部众足有将近两千人。并不是东魏朝廷配给的军队,而是完全从属于渤海高氏的部曲家兵

就连这,还是在高敖曹战死之后数年,渤海高氏部曲离散诸多的情况下仍能维持的部曲规模。这个年代的世族豪强,私人武装势力之庞大可见一斑。

所以西魏在经历邙山之战的惨败后,宇文泰便大肆招募关陇豪右整编为军,兵员很快得到补充,并成为后世名震天下的关中府兵。

李泰之前粗略一数,在堂外用餐的部曲家奴们、包括自己带回的三十多人,也有上百人之多,但跟高仲密之前部曲数千相比,自然是大大的缩水了。

“且以此杯中物,追缅月前亡散之众”

高仲密让婢女将酒杯斟满,起身面向东方深作一拜,将杯中酒水倾倒在地,眉目之间多有伤感。

李泰见状便也有样学样,心里默念希望此身的父亲李晓能够平安脱险。他已经占据了人家儿子的身躯,对此身的亲人感情或不谓深,愧疚总是难免。

“好了,用餐罢西军饮食简陋,想阿磐你近日也只是草草果腹。”

归席坐定后,高仲密挤出一丝笑容,指着案上餐食说道。

李泰视线也转回自己面前的食案,案上已经摆了五六种菜式,荤素皆有。终于不再只是酪浆谷饭那样的简单搭配,光是看就已经让人食指大动了。

在来到这个世界前,李泰是一个古风生活类的u主,每天为了素材文案绞尽脑汁,古代各个时期的饮食也是他视频素材的一大来源。

毕竟民以食为天,跟相对枯燥的古史科普相比,无疑古代的饮食要更具味道和质感,是流量的保证。

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南北朝的存在感其实并不高,后世许多人对这个时代都倍感陌生。

可若讲到饮食,南北朝则就不得不说,根本的原因就在于这个时代所出现的一本奇书,那就是由古代最著名的农学家贾思勰所撰写的齐民要术。

齐民要术不只记载了南北朝时期丰富的农牧业知识,还记录了许多这一时代的饮食资料。

李泰就曾根据齐民要术制作过一个南北朝时期的饮食特辑,获得了不错的反响,因此对南北朝的饮食也算有一定的了解。

食案中央摆放着一个小泥炉,炉中炭火正旺,上面则架着一方小铜鼎,铜鼎里汤水沸腾,汤水奶白,有很多肉料浮沉,香气扑鼻。

小炉旁边则放着一个尺余方圆的木匣,木匣里摆放着带皮的熟鹿肉,旁边则是葱白、姜丝、花椒、盐醋和豆豉等佐料。

这很像火锅的一道菜名字叫做羌煮,顾名思义,是一种羌人的饮食风俗,传入中国并得以风靡。

羌煮的底汤是用猪肉和各种佐料熬制成,鹿头用清水煮熟切块,摆上餐桌直接涮食即可。

这里面又牵涉

到一个小知识,那就是猪肉做的底汤会不会腥臊难吃

猪在古代是家养六畜之一,也是太牢三牲之一,其饲养和食用历史都是源远流长。特别因为其舍养增肥的习性,是小农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

猪的一个古称名豶fen,就是特指阉割去势的公猪,所以大不必担心古人不懂阉猪而致使猪肉腥臊难吃。毕竟自己不吃,祖宗也要吃。

最新小说: 盛唐挽歌 执魔 1850美洲黄金大亨 我为天道,从小世界到鸿蒙宇宙 长生:从觉醒每日信息开始 日月山河之朱三太子 从妖魔乱世开始成就人仙武圣 皇叔,我真不是卧龙诸葛! 忤逆之神 神族监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