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1 / 3)

第十一章

白毛仔支持不下去了,身体倒在草荡中,雪落在他的身上,头上,慢慢的,身体感觉不到痛了,没受伤的眼费力的抬起眼皮,雪落在他的眼睛上,模糊不堪。

他快死了,死在了部落里。

白毛仔在等待死亡来临,他使劲想着阿妈的身影,却丝毫想不起来,阿妈是狼族的,他听部落里人说过,却没有见过。

阿父有了新洞,他在部落里乱蹿,孤零零的从来都是一个人,不对,是一个兽,化形期迟迟不来,从小长大的地方,他也不敢多留了。

他是兽。

还没有化形,他会不会伤害幼崽。

走开走开。

再看这边,打死你。

没有化形成人,还留在部落干什么。

趁早赶出去算了。

太多了太多了。

从小长到现在,白毛仔没有感受过温暖,就和现在的雪天一样,好冷好冷啊意识慢慢没有了,冰冷的身体感受不到温度,白毛仔尽力抬起的眼皮,最后一点点的合上了

他坚持不下去了。

卓岩拎着木桶去打水,快中午下的雪,而现在雪已经到他脚踝深了,听乔几个说,这还是刚开始的小雪,不敢想象之后的冬天有多冷。

他浑身就是皮坎肩和小皮裙,按道理放现代冬天穿这个肯定要冻死,但这会确实是冷,但没到冻的不行时候,应该是体内兽基因在,有一定的抗寒。

卓岩一路小跑动起来,乱七八糟的想,虽然现在不冷,不过老穿皮裙也不是事,最好能做出布来

他需要的东西太多太多了。

终于到了河边,河水哗啦啦的流淌,卓岩拎着木桶尽量打满了水,天气太冷雪越下越大,扑在睫毛上看不清路,卓岩哈了哈气,一手拎着木桶往回走。

外围这边没什么人家,离他最近的洞往里有个百来米样子。

卓岩拎着桶走了几步,突然听到窸窸窣窣的声,不由站住了,将桶放下,往声音出看去远处半人高的草荡在晃动。

不是落雪的动静,幅度要大。

“谁谁在哪”卓岩一边出声,一边左右看找了根木棍防身,故技重施“我看到你了”并没有。

草荡又晃动了下。

“难道是白毛仔”卓岩自言自语,在犹豫要不要过去,好奇心害死猫的

虽是这么想,但卓岩这人天生好奇心旺盛,大学选专业时,还有同学调侃他,这么旺盛好奇心选错了专业,该去学新闻,真是哪里有热闹往哪里凑。

这可不怪卓岩,国人天性爱凑热闹。

此时卓岩一步步很是警戒靠近草荡边缘,随着他的到来,那处更是晃动,显然是真的有东西的。卓岩思忖了下,还是壮着胆上,要是大型野兽,他出第一声的时候,就已经打个照面了。

可见里面应该是没什么危险的。

如此一想,卓岩速度快了些,毕竟雪很大,天很冷,他想早点回家。手上木棍扒拉开草丛,随着他的动作,草荡尖尖摆动的幅度越来越大,卓岩好奇心更盛,直接扒拉开,入眼的

他一看,又惊又喜。

竟然是一只珍珠鸡

珍珠鸡的翅膀受伤了,有血迹,天气冷和冰雪粘在了草杆上,这只鸡听到他的声音可能想逃走,挣扎却没用。

卓岩没想到会有意外之喜,肉啊肉

鸡跟他确实打了个照面,然后疯狂扑腾,卓岩觉得自己脸上这会笑确实有点变态,嘴上还不自觉说“嘿嘿你别折腾了,乖乖的,我带你回家。”

疯狂扑腾翅膀。

最新小说: 前夫他必有所长 念能力是二次元武器系统 位面最强中间商 重返巅峰[电竞] 我靠抽卡在废土世界囤货带崽 春日相见 兽医:从失业走上人生巅峰 小猫咪靠吃瓜成为星际团宠 神棍她是豪门真千金[玄学] 给暴娇陛下生双胞崽[星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