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1 / 3)

北江市西区,向阳路。

暴雨如注。

黑云压顶的昏暗里,车轮碾着水洼疾驰而过,哗啦驱散缠绵数月的闷热,引来行人的小声叫骂。

三步并作两步,草草拢了把被打湿的头发,贺临风伸手推开面前的玻璃门。

悦都百货。

刚调职就遇上桩无头碎尸案,他在局里分配的宿舍住了半个月才等到放假收拾自己的新家。

或许是碍于恶劣天气,商场内部十分冷清,装修也是上世纪的复古风格,恍惚间让人觉得误闯了哪个剧组的拍摄现场。

贺临风掏出手机看了眼导航。

没走错,他用惯的小众品牌确实在这里开了家店,并且是唯一一家。

远超体温的暖风拂过,底下挤满了来躲雨的大爷大妈,明明眼前就是打发时间的好去处,偏偏没几个行动。

眉梢微挑,贺临风灵巧越过人群,直奔此行目标。

谁料,占据整个三层的家居区却是死一般寂静。

仗着自己身高腿长,出了电梯,他远远便瞧见有个马尾男单膝跪地,怀里抱着束红玫瑰,眼巴巴仰头往上望,像条可怜兮兮的小狗。

至于被攥住裤脚的示爱对象,出乎意料,是位西装革履的青年,皮肤苍白,鼻梁上架着副精巧的金丝镜框,仿佛许久没休息过,又仿佛刚从棺材里挖出来,薄唇微抿,一个垂眸就冷得掉渣。

贺临风原本没打算凑热闹。

正式调到刑侦支队前,他也当过派出所的小片警,整日处理家长里短找猫寻狗的琐事,过往的无数经验表明情侣吵架,能躲则躲。

但后者的五官,实在长到了贺临风的审美上。

于是他慢悠悠往前凑了凑“怎么回事”

“贾经理呗,一直有小道消息传他在追简总,没想到是真的,”约莫是男人问话的语气太自然,最外围员工想都没想地压低音量接茬,“奇了怪了,贾经理以前有女朋友啊,爱情果然来得像龙卷”

风。

不算复杂的音节在舌尖滚了两滚,最终讪讪地消弭无声,围观吃瓜的导购小姐瞳孔地震,后知后觉发现旁边站的是位陌生顾客。

看年纪,对方最多二十七八,上身只套了件版型基础的衬衫,两边袖口挽起一截,扣子堪堪系到锁骨下,松弛且散漫,神似来走秀的模特。

狐狸样的眼尾上挑,专注望来的瞬间,连嗓音都透着股多情

“别慌。”

“我只是路过。”

莫名奇妙地,导购小姐的脸颊有些发烫。

然而,角落里窸窸窣窣的动静,到底惊到了视线中心的两位主角,毫无犹豫地,被称作简总的青年抬脚,冷冷甩掉追求者的挽留“滚开。”

啪嗒。

玫瑰跌落,飞扬的花瓣掩盖住细小的金属摩擦声。

周遭有员工面露唏嘘,却没人敢真的起哄,虽说贾经理平时斯文和善,可谁会为了同事触老板霉头

众所周知,悦都百货能开到今天,全是为了圆简总的一点念想,否则他们上哪儿找这么清闲且多金的工作。

唯独贺临风快步往里走了走。

他个子接近一米九,又生了副英俊抢眼的长相,瞬间便吸引许多目光,几乎是同个刹那,一直没说话的马尾男猛地掀起衣摆,抽出把锃亮反光的水果刀。

最新小说: 当九零后做了婆婆[年代] 请出示营业执照[娱乐圈] 我在无人处爱你 抢走男配后白月光后悔了[快穿] 当我成为退婚流女配后[快穿] 救命,和超禁欲剑修互换身体了 原来我是鲛人 男主怀了我的崽 谁抢了我的恋爱脑剧本 我跟我老公不太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