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1 / 3)

不到二十四小时,简青又来了市局一次。

因为只是配合调查,地点被安排在重案组办公室,他刚抬手,房门便从里面打开,露出贺临风笑眯眯的脸“中午好。”

“颜队在等尸检报告,你可以先坐会儿。”

简青皱眉。

对方的字典里似乎完全没有“安全距离”这四个字,肩膀懒散倚住门框,身子微微前倾,伴着某种由体温晕开的洗发水味。

不难闻。

但却极具存在感。

“伤口怎么样结痂了没”语气带着自然而然的亲昵,贺临风仔细看了看青年左脸的创可贴四四方方,并非他买的那款。

简青原本想说,与你无关。

作为穿书者口中“拥有万人迷光环的主角”,从小到大,明里暗里对他示好的男男女女如过江之鲫,这种“注定被爱上”的设定,常常让简青感到恶心

海誓山盟也好,天荒地老也罢,追求者们的告白对象只是“主角”,而非具体的某个人。

贺临风也一样。

哪怕对方看起来真的很喜欢他这张脸。

一见钟情不过是荷尔蒙影响下的见色起意,或许还要加上系统的催促。

但他同样能够利用自己。

咽下险些出口的冷言冷语,简青强迫自己站在原地,抬头,隔着镜片望进贺临风眼底“不知道。”

“你看看”

一如既往的冷淡表情,怎么瞧都与暧昧缘分甚浅,更像“敢碰一下你就死定了”的威胁。

可心动对象的存在本身,对贺临风就是一种勾引。

于是他毫不客气地选择接受邀请。

并在青年试图后退的瞬间,隔着衣袖拉住对方小臂,一寸寸、下滑再下滑,直至圈紧那细细白白的手腕。

“怕疼”故意曲解对方未果的反悔,贺临风笑,“那我轻一点。”

简青有一万种挣脱束缚的方式。

然而,想钓系统出声,他必须给出足够的甜头。

一个隶属公安系统的穿书者,在一本打着刑侦标签的中,只要稍起恶念,就会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

“肿了。”

涂过药的伤口已然结痂,留下道指节长短的红痕,陌生的呼吸轻飘飘拂过,简青坐立难安,克制地闭了闭眼。

杀人犯法。

非攻击性肢体接触算攻略任务中的支线,进度条上涨,系统会自动触发播报,他曾借此抓出许多“内鬼”。

该死的贺临风最好快点。

“简先生没听过一件事”度秒如年的寂静中,男人揶揄的嗓音传来,“对视的时候突然闭眼,约等于邀请接吻。”

哗啦。

拐角处,松晓彤怀里抱着的文件散落一地“啊这你们”

不是,昨天这俩人在车上还需要她来圆场,今个儿怎么就干柴烈火、一发不可收拾

没有系统。

短暂的走神,让简青错过了甩开贺临风的最佳时机,紧接着,他左颊的皮肤被男人指腹压了压“创可贴掉了。”

“我替简总粘一下。”

松晓彤冷漠,真当她三岁小孩菜鸟也是警校毕业的菜鸟,她长了眼睛,会看证据

最新小说: 当九零后做了婆婆[年代] 请出示营业执照[娱乐圈] 我在无人处爱你 抢走男配后白月光后悔了[快穿] 当我成为退婚流女配后[快穿] 救命,和超禁欲剑修互换身体了 原来我是鲛人 男主怀了我的崽 谁抢了我的恋爱脑剧本 我跟我老公不太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