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1 / 3)

“贱人就该死。”

“不是吗”嗬嗬喘着粗气,武海洋大笑,仿佛终于在他乏善可陈的人生里,当了回反击命运的英雄。

贺临风忽然收敛所有表情。

好像刚刚种种只是张粉墨登场的画皮,他重新坐回颜秋玉身边,眉毛下压,竟衬得那双天生含笑的眼也多了几分冷峻味道。

颜秋玉“纸袋里的东西”

“想知道”表现欲爆棚,武海洋破罐子破摔,故意抢话,“你求我啊。”

他几乎有些面目可憎。

浮于表相的憨直被骨血里堆积的怨愤浸透,生出错位扭曲的丑陋。

颜秋玉平静“看来你没见过。”

经过一天一夜轮班倒的打捞,裹满淤泥的物证终于被冲刷干净,送到她手中。

“绝版球鞋,43码,退役名将哈里的亲笔签名,”线索一条条罗列,颜秋玉提醒,“如果我没记错,你的出租屋里就挂着他的海报。”

武海洋的得意戛然而止。

死死盯着颜秋玉手中的透明袋,他像是要把它盯出个窟窿。

“球鞋原本的主人叫边绍,席雪和他协商了两个月,中间被放过几次鸽子,才用高价买下它。”

“十七号,正是约定好的交易日期。”

“所以席雪匆匆上了一辆停在江大门口的车。”

“不可能”脖颈爆出青筋,武海洋嚷道,“他们都说了,那是简青的车席雪肯定是因为简青才上的车”

“对,他们都说了”试图用一遍遍的重复来肯定自己的猜测,武海洋喃喃。

“他们谁江大论坛里的匿名校友还是网上根本不认识席雪的营销号”犀利到近乎残忍,贺临风直指本相,“明明是你自己,武海洋,是你自己的疑心和自卑在作祟,怨不了其他。”

没有简青,也会有张青王青李青,掩藏在心底最深处的脓疮,总会在某个毫无预兆的时刻彻底烂掉。

可能是因为一句话,也可能是因为一个眼神,敏感的神经被触碰,砰地,将自己和周围人炸得血肉模糊。

“她骗我”音量越来越弱,武海洋道,“她先骗我的”

“蹲在树林里的时候,我给她发过信息,好多条。”

“她却隔了好久、好久、好久才回复。”

久到他手脚冰凉,久到他骨头都被冷风吹透,深更半夜,孤男寡女,除了那点子皮肉交易又能干什么。

颜秋玉“如果你是指工作群里的照片,席雪确实在云顶小区有一份兼职,英语家教,雇主是李女士。”

“因为李女士即将出国和儿女团聚,十七号是两人约定好的最后一堂课,当晚,席雪本该在五点结束工作,但李女士突发高血压,头晕心悸,席雪主动留下照顾,直至确认李女士无碍才离开。”

“当时是夜里十点半,她一定要回学校的理由,或许你应该知道。”

“花,”目光空洞地集中于一点,武海洋答,“我们约好了十八号早晨在北门见面,纪念日,我会给她带一大束花。”

颜秋玉垂眸。

包里装着防狼喷雾,也懂得打车时共享定位,换做任何一个陌生男性,席雪都不会在深夜的湖边停下,后背朝着对方。

偏偏是武海洋。

她满心信赖的男朋友。

席雪不会游泳,她应该向武海洋求救过,挣扎着,恐惧着,睁圆双眼,却只看到凶手仓皇逃窜的冷漠。

也许直到死前的最后一秒,被水呛灌窒息的女孩都没能想通,在这普普通通的一天里,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

案件告破,剩下的便是些收尾工作。

最新小说: 当九零后做了婆婆[年代] 请出示营业执照[娱乐圈] 我在无人处爱你 抢走男配后白月光后悔了[快穿] 当我成为退婚流女配后[快穿] 救命,和超禁欲剑修互换身体了 原来我是鲛人 男主怀了我的崽 谁抢了我的恋爱脑剧本 我跟我老公不太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