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1 / 3)

第20章

简青觉得贺临风有种神奇的本事。

如果今天换个人在他面前说这句话,此刻大概已经被当场踹下车,拉进自己老死不相往来的黑名单。

但贺临风

对方总是能绕过他的危险雷达。

往后三天,北江市风平浪静,连临时被寄养在市局的“证猫”咪咪都浅浅圆润了一圈,皮毛逐渐油光水滑。

与之截然相反的是重案组各位。

哥们同事前女友,向允的社交关系网他们已经彻底走访排查一遍,所有可能与死者起冲突的人,全部给出了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包括当晚组局唱歌的“资方爸爸”。

凶器手术刀,线上线下到处都是,桃宝用户千千万,单凭这点,根本无法有效缩小筛选范围。

“邪了门了,”浑然忘记自己还贴着张干掉大半的面膜,汪来猛地起身,露出张鬼似的大白脸,“再狡猾的凶手,他也得讲科学吧,不认识,又没提前蹲过点,这人怎么知道向允住哪儿”

案发前后的监控,汪来看了好几遍,反复出现在现场附近的人,都是平安路的老住户,个个经得起盘问。

为了保证没有疏漏,他甚至连向允的房东都细细审过,对方当时在邻市出差,随行的同事好几位,清白的不能再清白。

“难道真是随机杀人”周山纳闷,“凶手没有特定的目标,只是正好看到落单的死者,恶向胆边生,一刀下去命中要害。”

这种案子向来最难侦破,无动机无关系,费时费力,结果往往还不尽如人意。

烦躁地,汪来用力扯了扯鸡窝头“非常合理的推测,我也想这么认为,可一个随机杀人的凶手,恰好和陈阳撞了脑洞,用了陈阳用过的刀片,害了陈阳打过针的病人,甚至和陈阳一样要毁死者的容。”

“人身上有那么多地方,心肝脾肺肾,他偏偏捅了陈阳想捅的喉咙。”

“这概率说是缘分,老周,你自己信吗”

周山噎住,半晌,诚实摇了摇头。

认真旁听的松晓彤举手加入“模仿犯”

汪来再次无情否定“简青遇袭时,什么脸啊喉咙啊,连丝油皮都没破,陈阳的计划又是存在备忘录里,本地,层层加密,想模仿都没机会。”

“况且,一切和陈阳聊过天打过电话、有医学背景的同学同事,颜队已经大致摸了个遍,结果,你懂的。”

完全找不出符合凶手画像的嫌疑人。

头一回遇到这种情况,松晓彤茫然“那现在怎么办”

汪来叹气“虽然这么说很奇怪但客观来讲,目前对破案最有帮助的行为是,凶手再次作案。”

只不过,没谁会真的希望惨剧重新上演。

除了凶手本人。

“贺顾问呢”记起对方上次神来之笔的灵光一闪,周山四下看了圈,期待,“他有什么办法没”

汪来试图

回忆“呃。”

“换个角度思考”

松晓彤好奇“什么角度”

汪来顿了顿“犯人的角度。”

“他好像在很仔细地筛选下个受害者。”

北江市,白沙街。

贺临风今晚没开自己那辆拉风的吉普,而是随手在路边扫了辆共享单车,长腿一支,像校园里的学生,帅得青春飞扬。

最新小说: 当九零后做了婆婆[年代] 请出示营业执照[娱乐圈] 我在无人处爱你 抢走男配后白月光后悔了[快穿] 当我成为退婚流女配后[快穿] 救命,和超禁欲剑修互换身体了 原来我是鲛人 男主怀了我的崽 谁抢了我的恋爱脑剧本 我跟我老公不太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