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1 / 3)

“灰白色,骨骼去脂干燥,”抬手接过汪来拧开的矿泉水,颜秋玉站在车窗边,“少说死了十年多。”

临时警戒线迅速拉起,最早发现异样的狗狗昂首挺胸踱步巡逻,兢兢业业阻止每一个无关人员的靠近。

“看大小应该是个十岁以下的女孩,更具体的情况需要交给法医判断,”咕咚灌掉大半瓶解渴,颜秋玉咔吧咔吧活动了下肩颈,“你和晓彤先把孩子们送去医院,女生坐晓彤的车,贺临风”

贺临风自觉去摸门把手“我给高子轩腾地方。”

“少贫嘴,”警察出勤需要至少两人同行,颜秋玉不相信对方会忘记,而且,“后排有三个座。”

贺临风无辜“这不是怕颜队缺帮手。”

“先来后到,等审完施红他们再说,”刚给局里通过信,颜秋玉解释,“小孔他们已经在路上了。”

术业有专攻,虽然大家都隶属于“刑事侦查”这个大部门,但最细致的取样工作,还得交给鉴证科。

不过,一具有着十几年“高龄”的无名尸,查起来费时费力,短期之内只怕很难有进展。

隔着几辆车的距离,宋安安的系统没再出声,想来这并非原著中的案件,简青也无法提前得到线索。

食指和中指的关节处缠了几处撕成合适大小的纱布,他习以为常地推推镜框,接着被悄悄回头的徐皓叫了声“哥。”

“手机能不能借我下”

离开肮脏压抑的仓库,在吹着空调的警车里坐了会儿,他总算彻底缓过劲,记起要给爸妈打个电话。

简青颔首应下。

丈夫出差,宁舒妍到现在还没有把儿子被绑的事情告诉对方,尽管已经得知人质顺利获救的消息,一颗心依旧悬在半空。

乍然收到简青的视频邀请,她还以为又出了什么意外,迅速接起,瞧见的却是自家儿子那张傻乎乎的脸。

“臭小子,”出窍的灵魂终于落回实处,宁舒妍笑骂,“你吓死我了。”

配合调查的过程中,她表现得非常镇定从容,甚至还有精力安慰自责的简青,可真正确认儿子平安以后,宁舒妍反而飞快眨了眨睫毛,抹掉眼角的泪花。

原本打算做个鬼脸哄老妈笑的徐皓瞬间慌乱,举着手机四处照“妈妈你别哭呀,我可好了,活蹦乱跳,真的,不信你自己瞧。”

简青的微信没开美颜,宁舒妍透过镜头仔仔细细把人打量了一圈,注意到徐皓故意拉长的衣袖。

但她并未拆穿,只装作被糊弄过去的样子破涕为笑“我儿子真棒。”

“妈妈在医院等你,”忍下喉间的哽咽,宁舒妍叮嘱,“乖乖的,别给警察添麻烦,知道吗”

放在平时,被当做五六岁小孩一样念叨,徐皓肯定会有些不耐烦,可现在他却觉得,能活着听老妈讲话真好。

这般寻常又不寻常的温情画面,贺临风在职业生涯里见过许多次,然而,从没有哪

次,他会和简青一样专注。

对方面色如常,出神地盯着窗外,仿佛被新挖出的尸骨吸引,实则注意力全在前排,好似一只流浪的猫,小心偷瞄着不属于自己的罐头。

贺临风忽然很想抱抱简青。

身子微斜,他换了个懒散没骨头的坐姿,将脑袋搁在青年的肩上“累了。”

温度骤降的深秋傍晚,同类的体温穿透层层叠叠的布料,唤回简青的思绪,化作某种无形的暖和的依靠。

警车大小有限,某人又手长脚长,这个姿势对贺临风来说并不算舒服,简青抿抿唇,刚要拒绝,某人便开了天眼般,将本就合拢的睫毛闭得更紧。

简青

算了。

最新小说: 当九零后做了婆婆[年代] 请出示营业执照[娱乐圈] 我在无人处爱你 抢走男配后白月光后悔了[快穿] 当我成为退婚流女配后[快穿] 救命,和超禁欲剑修互换身体了 原来我是鲛人 男主怀了我的崽 谁抢了我的恋爱脑剧本 我跟我老公不太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