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1 / 3)

临时增加的行程,打乱了简青的全部计划。

并非指迟到,家庭聚餐没那么多规矩1919,他又向来习惯留出余裕,再晚二十分钟也无所谓。

而是指贺临风。

虽然在自己的监督下,对方只买了些普通的水果,但简青依旧觉得奇奇怪怪。

复式小公寓离学校够近,高二又很少上晚自习,徐皓一直没申请宿舍,是故,简青刚进门,少年就乐颠颠迎上来“哥”

大约是因为险境里变种的雏鸟效应,自打获救以后,他对简青明显要亲近许多,不再像之前那样规规矩矩装乖装哑巴。

简青却难以适应如此活泼的热情。

于是他果断朝旁边让开,露出被自己挡住大半的贺临风。

单从性格来看,这两位应该很有话聊。

“贺哥,”及时刹车收回自己差点给错人的熊抱,徐皓礼貌打招呼,“原来你们真是好朋友。”

前者顺势递出礼物“嗯”

“除了边绍,我哥可没带过其他人来吃饭,”竖起两根手指,徐皓悄咪咪凑近,“你是第二个。”

贺临风便笑盈盈“托你的福。”如果不是宁舒妍邀请,短时间内自己恐怕也没什么机会。

站在一旁换好拖鞋的简青他听得到。

夫妻肖似,宁舒妍的丈夫也是位设计师,人如其名叫“徐默”,年龄稍小些,性格却要更稳重。

腰间系着围裙,他闻声走出厨房“青青来了。”

宁舒妍紧跟在后“青青来啦”

今年已经二十八岁的简总

若真计较起来,自己这位小姨夫只比他年长一轮,就连小姨也只比他大了十四岁,以此为前提,成年后的简青合理认为自己应该被当做弟弟对待,可很显然,眼前的两人从始至终都把他当孩子。

某人则十分上道地自我介绍“贺临风,小贺。”

像是故意强调同辈的身份。

毕竟在不久前,对方刚被徐皓叫过好几声叔叔。

“我丈夫,徐默,”态度自然地,宁舒妍笑,“一直想请你来家里正式道个谢,但青青说市局最近特别忙,所以才拖到现在。”

“工作累了吧快进来坐会儿,我去倒茶。”

尽管从事着一份听起来艺术氛围浓厚的职业,但实际上,夫妇两人都相当接地气,与影视剧中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刻板印象相去甚远。

至少厨房里飘来的香味做不了假。

贺临风配合应下。

而后才挨着简青在沙发坐好,挑眉,小声“我有那么忙”

要不是他今天主动提出吃饭,这人还要瞒自己到什么时候。

“案子没结之前,应该适当避嫌,”神色坦然,简青道,“私下去受害者家吃饭,小心被举报。”

像狡辩。

又像个不太成功的冷笑话。

偏偏贺临风

一本正经地摇摇头“错了,和朋友一起见家长唔。”

眼疾手快地,简青用两颗洗好的草莓堵住对方嘴巴。

“这叫个人自由,”鼓着左脸嚼了几下,贺临风顽强讲完后半句话,眯起狐狸眼夸,“好甜。”

正好端着托盘走到沙发后的宁舒妍“是吧,青青最喜欢吃草莓和樱桃,我专门去采摘园挑的,等会儿给你们装些带上。”

简青起身接了把“不用这么麻烦。”

转头又差点和同样起身的贺临风撞上。

最新小说: 当九零后做了婆婆[年代] 请出示营业执照[娱乐圈] 我在无人处爱你 抢走男配后白月光后悔了[快穿] 当我成为退婚流女配后[快穿] 救命,和超禁欲剑修互换身体了 原来我是鲛人 男主怀了我的崽 谁抢了我的恋爱脑剧本 我跟我老公不太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