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锦帆贼(1 / 2)

乔父的一句话,全家趁着夜色就是开始收拾行装,路上的干粮、住宿要用的钱铢、御寒的衣服也就算了。

乔玮看着小夜扛着土和菜苗上马车的时候,只能露出一张黑人问号脸,“你这是认真的”

小夜气喘吁吁,香汗如雨,“这菜苗是女公子好容易种下去的,好容易才发了点苗,怎么能不带走呢”

带走能在路上接着发芽吗

乔玮扶额,“留下给老仆吧,他们守着宅子,也需要几亩薄田。”

另一边,侍女小月扛着一个大箱子,一路上走得踉踉跄跄,还好乔玮伸手扶了一把。

乔玮从小月手上接过这个比她人还重的箱子,“这里头装得是”

乔瑢微微拢紧自己的大氅,“是书。”

乔玮几乎要绝倒。

这个时代的书可还是以竹简为主的,能用得上帛书啊、纸啊的,那都是一等一的世家。

乔家的书,用的也都还是竹简,那重量可想而知。

乔玮取出一卷书来,上书黄帝内经四个大字,然后陷入了沉思。

乔瑢不解,“阿姊,有什么不妥吗”

乔玮“我在想,若是遇到流寇的话,拿这个竹简,能砸死人吗”

乔瑢

在乔玮的强烈要求下,所有人的行装都一减再减,乔瑢的书更是只随身带了两卷,其他都留在了乔家的院子里。

众人一夜忙碌过后,才终于在天微微亮起之时,离开了皖城。

从皖城到吴郡,最快的出行手段还是走水路,最近的港口是庐江口和明口,庐江口实在太过显眼,乔玮并不敢前往,和乔父商量后选择了明口。但明口并不算是大港口,沿江经过采石、建业,最终才会到达吴郡。

乔玮花了重金找到了才最好的船队愿意捎带他们一程。这种船队因为运送货物的缘故,也都会配备力气大能打架的船员。乔玮还特意打听了一圈,这只船队的船员是远近闻名的武功高强。

为保安全,除了乔母,连同侍女也都皆扮作男装,为了掩盖大乔小乔的容貌,乔玮还特意用泥巴将脸涂黑,在眼角和嘴角都用了特殊的草药装作疤痕,连说话也都是压低了嗓音说的。

大家藏在船舱之处,一连两日都不敢轻易离开,乔玮和几个小厮轮流守夜,梅花针和孔雀翎更是时刻不敢离手,两日后算算路程,应该算是离开了庐江地界,才松了一口气。

但事实证明,乔玮还是想得太简单了,以为走了水路离开庐江地界就安全了。

但她忘记了一个人,一个叫做甘宁的人

当夜,乔玮正靠在门边打盹,忽然船身剧烈一晃,显然是撞上了什么东西一般。正打算出门查看情况,却听见喊杀声四起,乔玮顿时被惊醒过来,船上火光笼罩,杀气和血腥气直接扑面而来。

“突袭突袭”船上的船员反应也很快,立刻吹动了哨声,纷纷取出自己的武器,将看到的钩索全部砍断。

乔玮耳尖,立刻听到了有人落水的声音。

最新小说: 当九零后做了婆婆[年代] 请出示营业执照[娱乐圈] 我在无人处爱你 抢走男配后白月光后悔了[快穿] 当我成为退婚流女配后[快穿] 救命,和超禁欲剑修互换身体了 原来我是鲛人 男主怀了我的崽 谁抢了我的恋爱脑剧本 我跟我老公不太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