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筹算(1 / 2)

孙策拍拍他的肩膀,“吃一堑长一智,子布为人一向刚直不懂变通,也并非是对你有所成见。便是你阿兄我,他也常当面谏言,即便是当着众将领的面,也常毫不留情地将我贬得一文不值,有时候也是真气得牙痒痒的,恨不得拖出去砍了得了。”

孙权被孙策的话逗笑了,“那子布先生怎的如今还活得好好的。”

不但活得好好的,训起人来还中气十足的。

孙策想起张昭也甚是无奈,“当下的确恨不得掐死他,但平心静气后念起他所说的谏言,也并非无道理,也就宽宥他了。”

“那子布先生定然不知道自己早已无数次和刀刃擦肩而过了。”

孙策笑道,“他未必不知,但他们世家子弟自有他们的文人风骨。”

正说话间,周瑜走了进来,“仲谋,伤情如何,可还严重”

“仲兄。”孙权喊人,“其实并不甚严重,我服用的量少,如今也只是觉得疲软,身子提不起力气,休养两日也就好了。”

周瑜微微点头,神色也有几分担忧,“我方才问过军医,说那酒坛子里放的是软蕙草,若是用多了,只怕会伤及神智。”

孙策说起这事儿就火冒三丈,“黄庆人在何处直接拉出去砍了,将人头曝于皖城城墙三日。孤倒是要看看,有他做例子,何人还敢动谋害仲谋的心思。”

孙权却一把按住了孙策的手,“阿兄,万不可”

孙策皱着眉头,“此人居心叵测,手段毒辣,如何能饶他性命,图留后患仲谋,此时可万不能妇人之仁。”

“阿兄,黄庆身死自然是不足惜的,只是有些事情尚未查清,我心里总是不安。我们攻下皖城后,仅凭他一人,如何与黄祖书信往来通畅而不受阻碍,此间到底还有何人为其爪牙”

孙策觉得此言也甚有道理,但还是习惯性看向身边的周瑜,“公瑾以为呢”

“庐江的世家至今态度不明,查上一查也好,也该心有成算才是。”

既然孙权和周瑜都是这个意思,孙策自然从善如流,“好,那此事还是交给仲谋去办。”

孙权连声道是,“仲兄来寻兄长,想必是黄祖那头军情紧急,阿兄快去议事吧,我这里不妨碍的。”

孙策点头道好,但还是不放心孙权,亲自扶他躺下,掖好被子才和周瑜离开帐子。

门外的幼烨还跪着,孙策的眼神冰冷了两分,“你是仲谋的人,我不好越俎代庖罚你。这顿板子就先记着,若还有下次,那就是你的人头了。”

“是,多谢君侯开恩,属下绝不敢再犯。”

孙策冷着脸就走了,反倒是周瑜微微低身,附在幼烨的耳边问道,“你们仲将军这算是年少风流吗”

幼烨不明周瑜为何忽然问他这话,只是看向周瑜的眼神,又觉得仿佛他什么都知道了一般,心里顿时紧张了起来,“属下不明白周将军的意思。”

周瑜笑容揶揄,如何看不出来幼烨的神色慌乱,更证实了心里的猜想。

最新小说: 当九零后做了婆婆[年代] 请出示营业执照[娱乐圈] 我在无人处爱你 抢走男配后白月光后悔了[快穿] 当我成为退婚流女配后[快穿] 救命,和超禁欲剑修互换身体了 原来我是鲛人 男主怀了我的崽 谁抢了我的恋爱脑剧本 我跟我老公不太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