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又见凌羽(1 / 2)

金子做的扇骨手感极好,冰冰凉凉的,一摸就是很贵的感觉。

凌渺现学现用,啪地展开金粉扇子,惬意地一边晃啊晃,一边看着从结界里爬出来的白初落。

“怎么样四师兄,现在相信豹妖是我打死的了吗”

白初落震惊之余,用他蒜瓣大的脑仁仔细把自己方才对凌渺说过的屁话通通回忆了一遍,确保自己还没有把仇恨值拉到会被偷袭的程度,稍稍放下心来。

“何止是豹妖啊小师妹我甚至觉得你当时就应该把那些质疑你的弟子一并打死”

白初落忙不迭地一边连连点头一边胡说八道。

紧接着,他将手探进芥子袋,取出将一朵漂亮的花,献宝似的递给凌渺。

那花晶莹剔透的,泛着淡淡的蓝光,跟结界的颜色有几分相似。

“火蓝花珀,我就是因为这玩意儿被关在这里的,这可是个能让山洞都生了灵智的好东西,给小师妹当见面礼了。”

如此贵重的机缘说给就给,但白初落本身就是这种大大咧咧的人。

再说了,要是没有小师妹,他现在还在这破结界里干坐着呢。

这小师妹虽然只有练气初期,但力气居然这么大,太神奇了,他是越看越顺眼。

凌渺毫不客气地收下那花,花碰到手的瞬间,凌渺竟然又出现了之前,她在鬼修的府邸中投掷灵石时的那种感觉。

她觉得自己感知到了什么,但这个感觉再次稍纵即逝。

手背传来微妙的痒意,她抬手,惊讶地发现,方才她在砸山壁时,手背上被波及裂开的那些细微的伤口,此时已经复原了。

还真是好东西

凌渺满意地将它收进了芥子袋里。又将金粉扇子还给了玄肆。

拿别人的武器还是不太好,而且她也不会用。

三人从山洞走出来时,却发现外面站了不少人,显然听到了方才这边砸山洞的动静,过来查看情况的。

其中有不少散修,但最显眼的,莫过于一群穿着离火宗宗服的弟子,以及站在他们最前方的凌羽。

看来他们也碰巧在这秘境历练。

凌羽身边站着一个剑眉星目的青年,高冷型的帅哥,存在感极强。

凌渺打量着他的装束,当看到他腰间象征着首席弟子的玉牌时,恍然大悟。

方逐尘,本书男主,离火宗首席大弟子,凌羽的正宫大人,实力极强,且对凌羽死心塌地。

本来是个根正苗红,心系天下的人物,后来居然沦落到整日为女主争风吃醋的地步。

当然,这个沦落是凌渺自己加的,或许人家自己乐在其中呢

只是不知道这两个人现在进行到哪一步了。

凌羽看见出来的居然是凌渺,眼底先是闪过一丝惊讶,然后在看清凌渺身上穿着的那身粗布衣服后,又浮上了一丝不易察觉的不屑和嗤笑。

她声线柔柔地开口。

“妹妹,你也是来这个秘境历练的吗我见你从里面出来,可知刚刚那几声巨响是怎么回事”

凌渺心中泛起一阵不悦,她这具身体真的,一看到凌羽就反射性地烦躁。

“不关你的事儿吧,这里没什么事,就是刚刚塌方了,都散了吧。”

真是晦气,她一点都不想遇见凌羽啊,她都已经逃去其他宗门了,怎么还是躲不掉和女主纠缠的命运啊

最新小说: 当九零后做了婆婆[年代] 请出示营业执照[娱乐圈] 我在无人处爱你 抢走男配后白月光后悔了[快穿] 当我成为退婚流女配后[快穿] 救命,和超禁欲剑修互换身体了 原来我是鲛人 男主怀了我的崽 谁抢了我的恋爱脑剧本 我跟我老公不太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