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底沉骨1(1 / 2)

七月的天儿,都快下午五点了,阳光依旧火力十足。

许天骑着自行车顺着刚修的柏油马路回单位,感觉皮肤都要晒出油了。

她下午急着去第一医院做活体伤情鉴定,只戴了口罩,十分后悔没戴帽子和手套出来。

豫北市公安大院在市中心,位置优越,只是左边在盖单位的福利房,右边据说在盖商场,整天尘土飞扬。

许天自从来了单位口罩几乎就没摘下来过。

只从饱满光洁的额头和眉眼不难看出她是个美人,还是个很有个性的美人。

刑侦楼男多女少,未婚女性向来受关注,何况许天才来了两周,还算新人。

这不她刚从一楼走过去,值班的那位就低声跟来换班的同事说“这位新来的法医眼睛真好看,整天戴着口罩,估计不是龅牙就是凸嘴。”

那位同事嫌弃地瞪他一眼“你管人家呢。大夏天的,窗户关不住,桌子上一擦一层土,要不是嫌热,我都想戴口罩。”

许天向来耳聪目明,他们两个的对话自然听得清清楚楚,只是懒得搭理。不过她进了办公室就赶紧把口罩摘了,整天戴着她也怕戴出口罩脸来。

等放下手里的东西,她准备把做防晒霜的材料列出来,抽空自己做一瓶。

隔壁的刘姐匆匆跑进来,“小许,刚才宁队打电话过来,叫你赶紧到济河边的凶案现场去一趟。”

许天一听凶案现场,法医dna马上动了。

她并不希望来凶案,因为有案子就代表有人命。

可这份工作就是这性质,永远有人在黑暗中鬼祟行走,不把他人性命当回事。

“好,我马上过去大概什么位置。”

“绿营公园附近,就在河边,具体地址他们也没说,不过这是大案子,到那边应该好找。”

刘姐说完又尴尬道“那什么小许啊,本来不该你一个人去,可小赵请假了,我一会儿还得接孩子,你看”

“没事儿,他们刑侦队有拍照的,咱那相机都不怎么灵光,我一个人去就行了。”

刘姐舒了口气,反正平时刑侦队也不把他们法医处放在眼里,现在又只是点名叫小许去。

八八年的法医体系还不够完善,豫北市也不算小地方,可法医专业的只有许天一个。

公安局的法医处去年才成立,连她在内一共就三个人。

刘姐是高中毕业,十年前统招进来的,平时也只是做些文书和拍照工作。小赵大专毕业六年前分来的,据说是什么管理专业,跟法医是半点不沾边。

许天刚知道法医处现状时,真是无奈极了。

好处是那两位都尊重她是专业人士,没人对她指手画脚,坏处是,真有事连个商量探讨的人都没有。

据刘姐说以前局里刑侦方面很少找法医,老牌的好刑警都有自己的一套鉴定方法。

她来这里两周了,只做了三次伤情鉴定,其中两次还是车祸扯皮。

这次出门许天带好了全套的装备,拎起现场勘查箱,骑着自行车直奔凶案现场。

济河贯穿豫北市,有桥的地方都会有个小公园,河岸两边算是渝北市绿化度最高的地方。

绿营公园据说以前是驻军所在地,后来他们搬迁到郊外,这里就由市政接手建了公园,面积比其他临河公园要大得多。

下午五点半,暑气没那么重,市民们下班放学,正是来公园活动的时候。

许天通过人流走向,很快找到了事发地。

看热闹的人不要太多,还在互相打听着。

“听说有钓鱼佬钓到死人了”

最新小说: 前夫他必有所长 念能力是二次元武器系统 位面最强中间商 重返巅峰[电竞] 我靠抽卡在废土世界囤货带崽 春日相见 兽医:从失业走上人生巅峰 小猫咪靠吃瓜成为星际团宠 神棍她是豪门真千金[玄学] 给暴娇陛下生双胞崽[星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