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底沉骨5(1 / 3)

昨天从殡仪馆离开时,就已经快九点了,许天是真没想到宁队他们这么敬业,居然一大早就抓到人了。

不过还没确定嫌疑人身份,这么快就能找到嫌疑人

这也太神了吧。

她打量着车上的人,大夏天的,那人穿着外套不说,左手还一直缩在袖子里,显然有问题。

她刚要上前,胡东气得大骂那人“都说是调查,你这么心虚干什么”

那人带着哭腔说“我哪儿心虚了,没干过就是没干过”

宁越也不废话,他一伸手,也看不清碰触到哪个位置,那人瞬间卸了力,像团烂泥一样从车上被拉下来。

他哀嚎着“救命啊,真不是我”

许天挑眉,过去道“不是你的话,慌什么进去说清楚不就行了”

她说着打量那人左胳膊,“你的手受伤了吗我看姿势不太对啊。”

宁越皱眉,她什么意思觉得自己对嫌疑人太暴力了

还没等他开口问,就见嫌疑人更慌张了,嘴唇都开始哆嗦。

宁越一愣,上去一把撸起嫌疑人的袖子,就见他手腕上好几处抓痕。

许天看着那些伤痕,有些纳闷,那具巨人观的尸体她仔细检查了,不但没有外伤,也没有任何打斗过的痕迹。

那位死者手指甲不算短,指甲缝里很干净,如果他死前抓伤了人,就算被水泡过也会留下些许痕迹,可她并没有提取到任何有用的东西。

不过这一点也很奇怪,指甲都能弄这么干净的男人可真不多见。

她好奇看着那人“宁队,这是昨天案子的嫌疑人吗”

宁越正眼神凌厉地瞪着嫌疑人,那人颤抖着说“我不是嫌疑人,我我就是看见他在河边溜达了,我可没杀人,这伤是我家猫抓的。”

许天笑了“是猫抓的还是人抓的都不需要检测,肉眼就能看出来。当然了,如果你不信的话,我可以给你出份报告。”

她说着看了眼怒气冲冲的胡东,跟嫌疑人说“我建议你还是老老实实交代吧,两位警官为了找你加班加点,都没休息好,脾气可不顺啊”

宁越嘴角抽了抽,看她这熟练帮腔吓唬人的样子可不像新来的。

那人不知道想到哪儿去了,可能脑子里闪过了十大酷刑,鹌鹑一样缩了缩肩膀,也不再乱喊乱叫了。

宁越把人带走前,叮嘱许天“检验结果出来马上通知我,你知道我办公室在哪儿吧。”

许天怎么可能不知道,之前去了两次都扑空了,她点点头,“放心。”

说完她又指指嫌疑人手腕上的伤,“有需要可以带他去法医处找我。”

宁越谢过她。

不知是昨天的专业表现,还是刚才的帮腔,就连胡东对她态度都明显好很多,“小许,怎么来这么早,食堂有饭,别饿着。”

最新小说: 前夫他必有所长 念能力是二次元武器系统 位面最强中间商 重返巅峰[电竞] 我靠抽卡在废土世界囤货带崽 春日相见 兽医:从失业走上人生巅峰 小猫咪靠吃瓜成为星际团宠 神棍她是豪门真千金[玄学] 给暴娇陛下生双胞崽[星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