罚酒(1 / 4)

云栖在此刻微妙地体验到了段星阁平日的感受。原来身为公众人物,在网上看到陌生人信誓旦旦地评论自己时,心情居然是这样的。

不过没等云栖继续往下翻,尽职尽责的秘书便又发来了一条消息。

云栖看了一眼,原来是有个客户想邀请他晚上一起吃顿饭。

时间过得有些久远,云栖回忆了一会儿才从前世的记忆中挖出关于这个客户的信息。

这位客户是锦溪珠宝的老板,穆锦荣。

锦溪珠宝算不上什么大品牌,他们主要负责销售,珠宝设计方面并不出名。

云栖想起前世他应该拒绝了这个客户,也拒绝了当晚的晚宴。

但恋综二期用到的那艘游轮似乎就是锦溪珠宝赞助的,他们为了打出知名度下了不少功夫。

目前从直播录像中得不到任何关于凶手的信息,从赞助商角度下手,或许不失为一种好办法。

云栖忖度了良久,最终改变了前世的做法,选择了答应下这场饭局。

他随手拿起手机跟秘书回复道“可以,饭店位置发我一下。”

原本云栖只是照常问一下,可过了片刻,秘书却发过来了一个云栖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位置“穆老板说位置定在了隆庆国际,具体位置已经发给您了。”

这个熟悉的名称让云栖一直到酒店楼下站定时才勉强缓过神。

隆庆国际恰如其名,整个酒店以中西结合为风格,外部以中式为主,配以各种亭台楼阁;内部的装潢则以西式为主,称得上金碧辉煌。

熟悉的酒店,当云栖带着人推开包间的屋门时他才发现,原来连订的厅都和当年一模一样。

“云总。”锦溪珠宝的老板穆锦荣看到云栖后立刻站了起来,笑着上来迎他,“我是穆锦荣,您喊我老穆就行,能见到您真是荣幸至极。”

“哪里。”云栖收回思绪和他握了手并且寒暄道,“按理我该喊您一声穆叔,您喊我云栖就好。”

“不敢不敢。”穆锦荣的笑容一下子更加真挚了,走到座位旁边特意为云栖拉开椅子,“不过人还没到齐,可能得劳烦云总稍等一下,见谅见谅。”

“无妨。”云栖向来不是多话的人,闻言也没问剩下几个姗姗来迟的人都是谁。

待云栖和他带来的人都落座后,穆锦荣为了防止冷场,连忙起了个话头“最近我姑娘在看您参加的那个综艺。”

云栖闻言一顿,突然明白了演员或作家在公共场合被人提及自己作品的感觉。

然而穆锦荣似乎并未看出他的异样,反而兴致勃勃道“我虽然年纪大不看这些,但听我姑娘说,他们大学有一半人都知道了月云珠宝,您公司这本就不小的知名度一下子就更高,要么说这一行还得是您和”

穆锦荣话说到一半差点没刹住车,意识到自己说错话后立刻止住话头,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回过劲后连忙找补道“还得您这种年轻人有想法不像我们这种老顽固,做了这么多年,一点名声都没打出来。”

云栖心知肚明对方想说却没说出口的那个人是谁,但也没有拆穿,继续和对方聊着,只是脑海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自己当时参加恋综的真正原因。

原本以云栖的性格,他这辈子大概都不会参加什么恋爱综艺。

然而时隔两年没有联系的段星阁却突然在综艺开始前找到了他,无比可怜地说自己之前签了个恋综,但是因为最近公司的业务问题他本人没办法去。

如果违约了,掏违约金事小,就怕全网骂他耍大牌,影响声誉连带着影响刚刚上市的星云公司,更甚者还会影响云栖的名声。

当时二人几年未见,私下里也没什么交谈,云栖完全想不明白他不去参加一个恋综怎么会连累自己的名声。

但那小子的话术还是一如既往的精妙,一通话恨不得从西伯利亚扯到澳大利亚,听得人头疼。

最新小说: 当九零后做了婆婆[年代] 请出示营业执照[娱乐圈] 我在无人处爱你 抢走男配后白月光后悔了[快穿] 当我成为退婚流女配后[快穿] 救命,和超禁欲剑修互换身体了 原来我是鲛人 男主怀了我的崽 谁抢了我的恋爱脑剧本 我跟我老公不太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