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1 / 3)

段星阁此话一出,莫说直播间,便是现场专业的主持人都露出了略显诧异的表情,更不用说其他嘉宾了。

明皎更是直接睁大了眼睛,露出了愕然又不敢置信的神情,而全场唯一没有表现出震惊的反而是云栖。

作为眼下聚焦所有视线的当事人,他完全想不明白这一世的发展为什么和前世出现了偏差。

但他又不能表露出自己的疑惑,只能在心底暗暗咬牙把段星阁骂了个狗血喷头,面上则面无表情道“我能拒绝吗”

段星阁扬起了一个颇为开心的笑容,笑得酒窝都出来了,可说出来的话却强硬得和他的笑截然相反“不能。”

云栖深知多说多错,心中再怎么暗骂,面上也只是冷着脸,没再说什么,看起来就好像没怎么挣扎就接受了这个事实。

然而实际上也确实如此。

但凡抽到双人间的人不是段星阁,云栖有一万种方式拒绝,只是他不愿意承认罢了。

段星阁显然清楚这一点,笑得甚至都有些肆意了。

最终剩下的六个人再次抽签决定各自单间的位置。

一直到众人再次抽签完毕,直播间的观众才堪堪回过神,这次弹幕倒是还想找补,可联系上刚刚的对戒事件,明皎的c粉自开播以来头一次有了控不住屏的情况

“上来就是情敌同居我怀疑下一步房间门要上锁,然后不do就不能出去了”

“少看点隔壁市的文吧”

“我靠,纯路人,被什么星皎吸引来的,但现在感觉星云才是真的吧,好好嗑,什么星皎云皎真不是你们脑补出来的吗”

“好嗑什么啊,星星是为了不让情敌有机会才故意选云总的吧,既不让皎宝为难又限制了情敌,你小子挺有心机啊”

“恶心情敌是吧,云总脸都黑了,你小子是有一手的”

“那什么对戒加同居,不是恶心情敌能解释的吧某素人粉是不是有点太自信了”

“小丑无能狂怒的样子真挺好笑的”

眼看着弹幕火药味逐渐重了起来,先前碍于明皎粉丝数量庞大有意见也不敢发言的观众,此刻却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

虽然弹幕目前尚在可控范围之内,但山雨欲来的气氛已经被烘托了起来。

只不过这些暂时影响不到镜头下的嘉宾。

房间分好后,嘉宾们拎着行李回到各自房间修整一小时,一小时后大家在餐厅共进午餐,至于第一天下午的活动是什么,节目组倒是卖了个关子没有说。

其他人拎着行李纷纷开始往各自的房间走,唯独明皎捏着自己的房间卡心不在焉地看向星云两人。

云栖似乎心情不怎么样,面无表情地拎着行李往前走,一个眼神都没给他。

段星阁的心情倒是相当不错,察觉到明皎的视线后,朝他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然而没等明皎感到太多的宽慰,段星阁便换了只手,用左手拎着行李跟上了云栖的背影,转身消失在了游轮的转弯处。

嘉宾的房间内自然不可能安装监控,这也是观众们唯一看不到的地方。

这也就意味着,接下来的一个小时不仅是嘉宾们的修整时间,也是网友们的修整时间。

直播间的海面风平浪静,可从直播间涌出去的网友却直接把其他娱乐平台炸得掀了锅。

开播仅一个小时,有关山海之约的热搜便出现了三四个,一开始登顶的自然是“二期修罗场期待”,可过了没多久,节目组买的这个热搜便直接被“对戒”给冲爆了。

当住宿结果真的出来后,全网直接炸做了一锅粥。

恋综开播前,无数吆喝着要看修罗场的人在无可雄辩的事实面前像是被扇了一巴掌,任他们再怎么找借口,先前那些被他们压着打的网友们也并不买账。

最新小说: 当九零后做了婆婆[年代] 请出示营业执照[娱乐圈] 我在无人处爱你 抢走男配后白月光后悔了[快穿] 当我成为退婚流女配后[快穿] 救命,和超禁欲剑修互换身体了 原来我是鲛人 男主怀了我的崽 谁抢了我的恋爱脑剧本 我跟我老公不太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