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1 / 3)

场上凝重的气氛一直等到侍者从厨房询问过后小跑进来才得到一丝微不足道的缓和,他喘着气解释了自己从厨师那里得知的一切。

“刚刚那一碟包子是有人特意嘱托厨师做的,那、那位先生其实是想给明先生一个惊喜。”侍者解释道,“他说明先生不喜欢吃五花肉馅的包子和饺子,更喜欢吃瘦肉馅和蟹黄馅”

“厨师长提前收到过云总蟹黄过敏的提醒,所以那碟包子是完全放在另一处器具中加工的,没想到最后还是上错了真的不好意思,这完全是我的失误,真的很对不起。”

云栖闻言没说什么,段星阁却蹙了蹙眉打算开口,显然是想质问这个人到底是谁。

不过没等他开口,便有人主动承认了。

“那个那碟包子是我让厨师做的。”一旁的程溪突然开口道,“我是真不知道云总蟹黄过敏,我就是想给小皎一个惊喜,对、对不起实在对不起”

段星阁并不打算就此罢休,反而眯了眯眼“既然是上给明皎的,一共就只有八个人,怎么还会上错”

听到他直呼自己的名字,明皎显然一愣,神色间染上了些许黯淡和委屈。

侍者闻言则是连忙道“是厨师”

“是我跟厨师说的位置。”程溪连忙解释道,“你们来之前小皎一直在云总的位置坐着,我记了位置后就去厨房跟厨师说了,没想到回来的时候小皎被洛光拉到那边坐了我实在不是故意的,真是对不起。”

程溪的歉道的很诚恳,但唯独一点段星阁无法接受“不是故意的,那你刚刚为什么不承认”

“我唉,段总你刚刚那副样子就跟、就跟要吃人一样,我哪敢说。”程溪不好意思道,“我是真没见过你发这么大脾气云总,实在对不起。”

段星阁神色间还是有些阴郁,明皎见状小心翼翼地开口道“对、对不起,阿云。我不知道他给我准备了惊喜,早知道我不该换位置的。”

云栖摆了摆手,情绪却还沉浸在方才未完的思绪中。

好在包括段星阁在内都未察觉到他的异样,明皎见他不说话忍不住关切道“阿云你脸色有点不好星哥哥的药不管用吗要不要先回屋休息一下”

这给了云栖一个绝妙的借口,他清了清嗓子道“喉咙有点肿,药效可能得等一会才能起来,我先回去休息一下,你们慢慢吃。”

言罢顺势起身,转身率先离了场。

他离开时压根没敢看段星阁,他不敢面对这个可能的因他而死的梦中人。

段星阁却不知道云栖在想什么,只知道明皎让云栖回屋,对方便一句话没跟自己说地真走了。

段星阁收回视线,面上没说什么,只是垂眸轻轻敛去了眸底发暗的情绪。

过了没多久,其他嘉宾也结束了午饭,纷纷起身准备回屋休息。

嘉宾们临散之前,主持人预告一下今天下午的活动“各位午休完毕后请到一楼活动室集合,今天下午的活动名称为赝品大拍卖,奖励和惩罚都比较特殊,所以各位记得穿薄一点的衣服哦”

活动的具体内容是什么主持人并未详细描述,至于那个需要穿薄衣服才能进行的惩罚到底是什么,他就更没有说了。

最新小说: 当九零后做了婆婆[年代] 请出示营业执照[娱乐圈] 我在无人处爱你 抢走男配后白月光后悔了[快穿] 当我成为退婚流女配后[快穿] 救命,和超禁欲剑修互换身体了 原来我是鲛人 男主怀了我的崽 谁抢了我的恋爱脑剧本 我跟我老公不太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