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 2)

女孩挑眉,一眼认出来者是谁。

“没有你,不好玩。”

虎杖香织温和笑了笑,话锋一转“怎么突然回来了”

女孩盯着她额头上的缝补线,歪了歪脑袋,眼里露出趣味“因为我想踢球了。”

“行,下次陪你踢球。”虎杖香织面不改色,手却无意识地抹了抹额头,轻笑出声,“对了,你身上的诅咒气息太浓了,会引来咒术界的注意。”

“还有,你刚的行为,估计很快会引起轰动。”

她已经能想象得到,咒术界在得知女孩回来时,会怎样惊慌失措,想尽办法要杀掉她。

杀不掉,就要拉拢她。

不过,现在还不让她过于暴露,时机还未到。

两人熟稔的仿佛多年好友,随意的开着玩笑,彼此间一点生疏感都没有。

“五条悟”女孩食指轻点下巴,“他很强”

“五条家的六眼术师。”虎杖香织给她科普着相关资料,“听说他还掌握了反转术式。”

“比过往的六眼术式都要强、棘手。”

“你最好不要惹上他。”

虎杖香织走上前,来到女孩身旁站定,侧头看向她,眼里是藏不住的深邃“清夏,要合作吗”

“一起颠覆这咒术界,就像当年一样。”

“谁”女孩的脸上浮现出疑惑的表情。

虎杖香织“”

“谁是清夏”

虎杖香织皱眉“你。”

“不,我不是清夏。”女孩摇摇头,纠正她的说法,“我叫奈绪”

“”

“奈绪,你要和我一起合作吗”虎杖香织重新开口,“你沉寂这么久,咒术界的人估计早已遗忘你的存在。”

“奈绪,这个咒术界已经”

女孩看向遥远的方向,也不知有没有在听她说话,突然就来了一句“我要九相图。”

虎杖香织话戛然而止。

“”

九相图

“九相图在静冈县。”女孩侧头看向她,唇角弯起,“加茂宪伦,你知道静冈县在哪里吗”

她太久没回来,早已不记得静冈县在哪里。

“”

“不,我不是加茂宪伦。”虎杖香织揉了揉眉宇,看向她的目光略带几分冷淡,“我现在叫虎杖香织。”

“这很重要吗”女孩不以为然,嗓音悦耳,却隐隐透着一股薄凉,“我想叫啥,就叫啥。”

“”

“你这样会暴露我的身份”

虎杖香织的话还未说完,就见身旁的女孩投来的凉凉目光。

她心突兀一跳,下意识闪躲到一旁,电光火石间,她刚所站的位置已经被几条触手洞穿。

“”

“加茂宪伦,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呱噪。”女孩歪了歪头,红眸里充斥着杀意,大有你再多说一句,就把你干掉的节奏。

“”

虎杖香织隐隐头疼,这家伙和以前一样,听不懂人话,只活在自己世界里的疯子。

和两面宿傩不相上下。

但后者好歹有理智,而前者全凭心情行事,说翻脸就翻脸。

“我们应该坐下来,冷静的谈一谈。”

女孩没搭理她,只朝她伸出一只手,眉目间隐隐透着杀意,“拿来。”

“”

这话题跳得太快,虎杖香织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身份证明,还有钱。”

最新小说: 龙凤猪旅行团 病美人嫁给穿书同乡后 机器人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黑子的排球 我要把酒厂做大做强 美人娘亲是全江湖的白月光 咒术师不需要辅助 乖前夫黑化了怎么办 在柯学世界开玩偶店 玩家平等迫害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