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1 / 3)

大雨,黑夜,简青。

三个关键词一叠加,接待小哥直接把事情报给了重案组。

等汪来急匆匆按住贺临风冲下楼,和连连道歉的后辈大眼瞪小眼,才知道闹了个乌龙。

坏消息丢了袖扣。

好消息无人伤亡。

但来都来了,办公室里又有个研究过案情的好兄弟,汪来心一横,到底是职业道德占领高地,把人请了上去。

至于贺临风

大不了周末多供几柱香。

临近小长假,意味着即将迎来犯罪分子活跃的高峰期,大会套小会,一批又一批,颜秋玉抱着笔记本推开门,一群泼猴安安静静,最中间围了个人,她顿了顿,总觉得这画面略显熟悉。

肩膀上披着条毛绒绒的小毯子,黑发青年手握纸杯,眼镜被热气晕出层白雾,竟叫人品出些柔软的感觉。

颜秋玉认出来,毯子是松晓彤的宝贝,平时都装在熊猫抱枕里。

估计也是因为如此配色,才没被某位总裁婉拒。

“聊什么呢这是”看出气氛相对轻松,她稍稍放下心,“席雪的案子,晚点局里会发通报。”

“北江公安的官号,记得让你公司转发。”

简青愣了下“谢谢。”

约莫是先前抿过一小口热水,他的唇比平常更红些,发丝乌黑,肤色苍白,极具视觉冲击力。

颜秋玉第n次质疑了下自己的内心。

确定依然毫无动摇后才接话“别谢我,谢贺临风,这件事是他和赵局提的。”

“大部分案件的侦破过程需要保密,有时候顾不上许多,希望你理解。”

简青其实没觉得哪里需要理解。

外界舆论吵得再凶,也不能真正伤害到他,况且,多数情况下,自己也确实牵扯其中,一一让官方发通报澄清,既麻烦,又容易被有心人质疑“北江公安和财团勾结”,实在是桩亏本的生意。

可简青明白颜秋玉是好意。

到了这关口,自己再忽略跳过贺临风,未免太露痕迹,于是他侧侧身子,准备冲对方道声谢,刚抬眼,对方就朝他飞了个姿势标准的k,仿佛在说,“不客气”。

又甜又酷,放在男团里,至少能当个代表门面的花瓶。

附于镜片的雾气消散大半,简青被动完整接收,没有错过任何细节。

敷衍点头,他拢着纸杯的五指紧了紧。

松晓彤从没想过自己十元买了两袋的东西会显得这么值钱。

白皙细腻,匀称修长,尽管青年双手隐隐落了几块疤,却仍像精心雕琢的玉,被热水蒸出一点粉,透出内在的纹理。

但当杯子被汪哥险险救下来的刹那,她忽然又觉得,便宜也挺好。

至少安全。

“抱歉,”滴水未洒,简青淡定,“习惯了。”

“家里都是不锈钢的杯子。”

只差没把故意两个字用笔蘸了墨写明。

唯独贺临风像看不懂,笑吟吟“那回头我给你买个新的,专属款,下次用。”

汪来沉痛捂脸完了。

好兄弟是彻底栽了。

什么狐狸明明是见面就喊“hi老婆”的傻狗,成日欠欠儿地撩拨,怪不得要被猫挠一脸印。

最新小说: 当九零后做了婆婆[年代] 请出示营业执照[娱乐圈] 我在无人处爱你 抢走男配后白月光后悔了[快穿] 当我成为退婚流女配后[快穿] 救命,和超禁欲剑修互换身体了 原来我是鲛人 男主怀了我的崽 谁抢了我的恋爱脑剧本 我跟我老公不太熟